全国统一客服热线:400-616-0533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国内财经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国内财经

 编者按长期以来,“融资难、融资贵”问题主要集中在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随着5月份定向降准的出台,未来将增加中小银行的中长期可用资金,也将提升银行信贷服务中小微民营企业的水平。建立“三档两优”存款准备金制度框架是金融供给侧改革的重要步骤,有助于引导金融机构扩大信贷投放、降低贷款成本,精准有效地支持实体经济。此次降低县域农商行的存款准备金率是建立中小银行较低存款准备金政策框架的第一步,预计后续还会有惠及其他中小银行的定向降准政策。

  目前,我国的存款准备金率大体有三个基准档,其中,农信社等执行较低一档的存款准备金率。本次定向降准旨在贯彻落实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

 

  本报记者孙兆

  中国人民银行决定,从5月15日开始,对聚焦当地、服务县域的中小银行实行较低的优惠存款准备金率。与以往数次定向降准不同,此次定向降准的范围有更为严格的限制。央行强调,对仅在本县级行政区域内经营或在其他县级行政区域设有分支机构但资产规模小于100亿元的农村商业银行,执行与农村信用社相同档次的存款准备金率,该档次目前为8%。这意味着,约千家县域农商行迎来定向降准,将释放长期资金约2800亿元,并将全部用于发放民营和小微企业贷款。

  多位专家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定向降准有助于进一步推动建立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也将进一步促进当地、服务县域的中小银行支持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的积极性。

  融资环境仍在改善

  “降准可以降低其负债端成本,增加中长期可用资金,有助于缓解小微企业和民营企业融资难的问题,增强金融机构服务实体经济的能力。”北京大学国民经济研究中心主任苏剑在接受中国经济时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此次定向降准的主要调整对象为县域农商行,这些银行是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贷款的重要来源,具有普惠金融的性质。

  他表示,5月14日将有1560亿元中期借贷便利(MLF)到期,通过此次降准可以缓解流动性回笼的压力,缓解中小农商行信贷投放的约束。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副研究员王洋则对记者表示,本次针对中小银行实施的定向降准将会给民营企业和小微企业的融资带来一定的积极影响。本次对中小银行实施定向降准,将有利于扩大普惠金融定向降准优惠政策的覆盖面,降低中小银行的资金成本,促进民营银行对小微企业的信贷投放。同时也进一步体现了货币政策的精准调控,更好地引导资金流向。

  近年来,缓解民营和小微企业融资难、融资贵问题被各界关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到要“切实使中小微企业融资紧张状况有明显改善,综合融资成本必须有明显降低”。对此,央行、银保监会等部门采取了一系列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的措施。

  而在今年4月17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上明确提出“抓紧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的要求。会议指出,要按照党中央、国务院部署,进一步加大工作力度,确保小微企业融资规模增加、成本下降,促进就业扩大和新动能成长。

  整体来看,要坚持不搞“大水漫灌”,实施好稳健的货币政策,灵活运用货币政策工具,扩大再贷款、再贴现等工具规模,抓紧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针对融资难、融资贵主要集中在民营和小微企业的问题,要将释放的增量资金用于民营和小微企业贷款。同时,“工农中建交”5家国有大型商业银行要带头确保今年小微企业贷款余额增长30%以上、小微企业信贷综合融资成本在2018年的基础上再降低1个百分点。引导其他金融机构实质性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

  政策框架逐步完善

  与单次降准相比,政策框架的建立更重要。目前我国的存款准备金率大体有三个基准档,其中,农信社等执行较低一档的存款准备金率,部分农商行执行与股份制银行相同的中间档存款准备金率,另一部分农商行执行略低于中间档的存款准备金率。

  此次调整后,服务县域的农商行标准明确为:仅在本县级行政区域内经营,或在其他县级行政区域设有分支机构但资产规模小于100亿元,符合这一条件的农商行均可与农信社并档,执行相同的存款准备金率,从而简并了存款准备金率档次。由此,我国的存款准备金制度将形成更加清晰、简明的“三档两优”的基本框架。

  事实上,对于政策框架方向,央行行长易纲在今年全国两会期间就指出,2018年以来,人民银行五次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共3.5个百分点,这个力度是比较大的。经过一段时间的降低,存款准备金率将来会逐步向三档比较清晰的框架来完成目标。也就是说,大型银行为一档,中型银行为第二档,小型银行特别是县域的农村信用社、农商行为最低的一档。

  苏剑表示,“三档”是指根据金融机构系统重要性程度、机构性质、服务定位等,存款准备金率有三个基准档:第一档,对大型银行实行高一些的存款准备金率,体现防范系统性风险和维护金融稳定的要求。第二档,对中型银行实行较第一档略低的存款准备金率。第三档,对服务县域的银行实行较低的存款准备金率,目前为8%。

  “两优”是指在三个基准档次的基础上有两项优惠:一是大型银行和中型银行达到普惠金融定向降准政策考核标准的,可享受0.5个或1.5个百分点的存款准备金率优惠。二是服务县域的银行达到新增存款一定比例用于当地贷款考核标准的,可享受1个百分点存款准备金率优惠。

  “本次降准旨在贯彻落实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建立对中小银行实行较低存款准备金率的政策框架,加大中小型银行对当地中小民营经济的支持力度,促进降低小微企业融资成本。降准之后,我国的存款准备金制度将形成更加清晰、简明的‘三档两优’基本框架。”苏剑说。

  与此同时,苏剑也表示,建立“三档两优”存款准备金制度框架是金融供给侧改革的重要步骤,有助于引导金融机构扩大信贷投放、降低贷款成本,精准有效地支持实体经济。此次降低县域农商行的存款准备金率是建立中小银行较低存款准备金政策框架的第一步,预计后续还会有惠及其他中小银行的定向降准政策。

  货币政策仍将维持稳健基调

  随着年内第二次降准的“靴子落地”,有分析称,市场对货币政策的预期将由此前的“偏宽松”转为“收紧”。对此,接受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表示,本次降准缓解了市场的担忧,也显示出当前货币政策并没有意向转为“收紧”的立场。

  王洋表示,总体来看,当前的货币政策是稳健中性的倾向,此次针对中小银行的降准,将是一个长期的制度框架而不是周期性变化的制度。

  此外,王洋指出,当前我国仍是以外汇占款作为基础货币的投放渠道,当外汇占款减少,基础货币就会不足,所以选择这个时候降准实际上是对流动性的补充。从这个角度来看,当前的货币政策是中性的而不是宽松的,“评价货币政策是中性的还是宽松的,不能简单从准备金率的调整上作出轻易的判断。”

  苏剑表示,降准从本质上看是由于中国基础货币难以有效持续扩张决定的。从2018年4月至2019年1月,央行共实施了5次降准,大型存款类金融机构的存款准备金率从17%下降为13.5%,中小型则从15%下降为11.5%。易纲在全国两会记者会上曾表示,下调存款准备金率还有一定空间,但比起前几年的话,空间小很多。从央行目前的操作来看,结构性的工具将更受偏好,未来货币政策可能会出现定向降准、MLF续作和逆回购投放等多种货币政策工具的组合。

  中国人民银行货币政策司司长孙国峰在4月25日国新办发布会上表示,当前国内外经济金融形势依然错综复杂,不确定性因素还比较多。在这种情况下,稳健的货币政策要根据经济增长和价格形势变化及时预调微调,满足经济运行在合理区间的需要。

  孙国峰指出,稳健货币政策总体上力度得当、松紧适度,原来并没有放松,现在也谈不上收紧,始终与名义经济增速相匹配,有利于支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高质量发展,促进经济金融的良性循环。

  下一阶段,人民银行将细化落实“巩固、增强、提升、畅通”的八字方针,深化金融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坚持结构性去杠杆,继续实施好稳健的货币政策,增强调控前瞻性、针对性和有效性,把握好调控力度,注意保持货币信贷合理增长,优化信贷结构和防范金融风险之间的平衡,继续为供给侧结构性改革和高质量发展营造良好的货币金融环境。

  此外,央行副行长刘国强曾表示,现阶段货币政策的取向是稳健,操作方法是相机抉择、预调微调,操作目标是松紧适度。所以央行没有收紧货币政策的意图,也没有放松货币政策的意图。我们既不希望看到市场流动性短缺,也不希望看到市场流动性泛滥。

  “下一步定向调节还是会被持续采用。”王洋指出,2800亿元的资金释放不是定向调节的第一次,肯定也不会是定向调节的最后一次。货币政策工具不是从现在才开始使用,差别性准备金动态调整工具也是一直在使用的。“未来,尤其是在小微企业或者‘三农’领域将有更多的定向性政策去支持。”

(文章来源:中国经济时报)